三姆妈的葬礼

周五上午妈妈给我电话,告知三姆妈过世了了,一时觉得太过突然,前几天刚听到她两个儿媳因为家庭琐事吵架,以致报警,最终闹到村委会,没想到没过几天老人家就这样走了。

对三姆妈来说,这也许是解脱。糖尿病长年卧病在床,除了三伯公外鲜有人照料、堂叔在异地遇难、两个媳妇终年吵架、两个孩子各建了4层洋房,而老人家却被赶出,栖身于临时搭建的平房……她老人家的晚年过得太过凄凉,以至于我不敢相信会在现在这个文明社会中存在,但他确确实实发生了。更讽刺的是她的儿媳尽是“虔诚”的基督徒,一个传道者。

三姆妈走了,愿她老人家在天堂里得到安息。参加葬礼回来的路上,我一直在想养儿防老的意义,信仰的意义,孝的意义,却始终无法理清思绪。经过那两栋四层楼和小平房时,我不敢回头也不愿回头。

2018年9月25日于回上海的5661航班上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。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